[轉貼] 要不是兩個孩子,我還以為勤能補拙是對的!

回覆文章
頭像
心靈捕手
默默耕耘的老師
默默耕耘的老師
文章: 8218
註冊時間: 2003-01-01, 09:01
來自: Taiwan

[轉貼] 要不是兩個孩子,我還以為勤能補拙是對的!

文章 心靈捕手 »

今年 54 歲的謝文隆綽號 Hans,原本是內湖一家軟體公司的 CEO。12 年前,他把軟體公司交給同事經營,自己跑到人生地不熟的竹東鄉下,開了一家「Baxter Gelato 極緻手工義大利冰淇淋店」,店雖樸素、位置也不起眼,卻以結合當令水果、低脂健康的特色,成為竹東超人氣小店。不過,可別以為 Hans 是商業雜誌裡頭那種,「棄百萬年薪追夢」的中年科技新貴,開冰淇淋店其實都是為了他與眾不同的女兒逸安跟兒子佳佑。

時間回到 12 年前,Hans 的女兒逸安國三畢業,從小體育最好、不太念書的她,基測成績在桃園區竟沒半家公校可念。Hans 無計可施,於是全家選在放學時間,開車到成績落點附近的每家私校門口,擺張露營桌、泡咖啡,讓女兒自己觀察要加入哪個團體。後來她選擇了看起來打扮光鮮亮麗的五專:長庚技術學院護理科。

12 年前,國小 4 年級的兒子也遇到學習狀況。Hans 回憶,兒子佳佑一直到 5 歲才清楚發出「爸爸」等單音字,夫妻帶他去看醫生,診所醫生判斷聲帶沒問題:「他一臉聰明樣,沒問題啦,只是大隻雞慢啼。」佳佑上小一時,老師問 Hans 要不要讓他去上特教班,因為他完全跟不上進度。當時夫妻倆工作超忙,Hans 是軟體公司 CEO,太太在渣打銀行當區經理,從小都好學生、職場表現亮眼的他們,跟大多數爸媽的想法一樣:「小一能有多難?學校學不會,那就去補習啊!」可是直到 4 年級時,佳佑連續 8 學期蟬連全班倒數第一名,Hans 才認真思考:「我跟小孩的互動出了什麼問題,有什麼特殊狀況是我不理解的嗎?」

體型高瘦挺拔的 Hans,在開軟體公司前曾是個職業軍人,曾在職場跟父職間掙扎過好幾年。Hans 有陣子每個月休一次,回家第一時間想抱小孩,「沒想到我一抱、小孩就被嚇哭,」那時他想,是否不該錯過這些事,要多花時間陪陪小孩。

後來 Hans 認真轉換了兩、三個工作,但是很短時間內他就取得在那個工作上的優勢跟認可,一頭栽下去、忘記初衷,「要試圖調整工作去適應家庭,其實是謊話,老闆雇用你、就是要你全力以赴,誰會跟老闆說,讓我工作打折、薪水也打折呢?」對工作超有責任心的 Hans 決定不再被成就綁架,於是把軟體公司交給主管經營,躲到很鄉下的竹東賣冰淇淋,原因是:因為冰淇淋的形象很柔軟、正向,在鄉下開店不會太忙,Hans 就可早點下班陪小孩。

佳佑 4 年級時,拿回一張 5 分的數學考卷,Hans 問,既然整張考選擇題,全部猜 A 也至少 25 分,怎麼會考 5 分呢?兒子說:「爸爸,這些題目我都不會,為什麼要用猜的?」那一句話醍醐灌頂,Hans 反思:「難道我在教他做假嗎?我在引導他用一個不屬於他的成績來滿足我嗎?」

後來夫妻倆才知道,原來佳佑有閱讀障礙跟語言障礙,閱讀會跳行、漏字、順序顛倒。所以老師要學生站起來念課文,佳佑每次念錯就被指責,同學也跟著欺負他,加上他小時有多汗症,體育課都坐在旁邊看,佳佑在學校被孤立,甚至拒絕上學。「人生有什麼事情是重要到不能放棄的嗎?我是他老子,我不挺他、誰挺他?」Hans 決定把軟體公司交給一個主管經營,自己跑到竹東賣冰淇淋。

正向表列的教養力量

當時 Hans 在竹東接觸到一群在家自學的孩子,他讓這些孩子到他店裡實習,Hans 在他們身上看見「正向表列的力量」。比方自學孩子有某領域的專長跟興趣,家長提供、連結資源,使之有機會向上發展,「孩子另外有些不行的地方就先 save(保留)起來,先把優勢發揚光大,到某個時間點,當孩子需要能力再往上的時候,就會把原本 save 的東西翻出來加強,所以是 save 不是 skip(跳過)。」於是,Hans 夫妻決定「正向表列」兒子會的東西,慢慢累積他的實力,不再聚焦在他不會的地方。

經過陪伴觀察,Hans 發現佳佑是聽覺學習型的孩子,雖然他成績依舊倒數,國中進步到「倒數前十名」,基測成績國語、數學個位數,唯獨英語滿級分,學英語變成他人生中第一個支撐,但結果還是沒公校可念。

Hans 跟太太都同意,這次不能再去學校門口喝咖啡了,他們到家附近一所高職的應用外語科去跟校方「溝通」,學校的招牌應用外語沒辦法接受佳佑成績,但是應用日文科「剛好」多了一個班,沒想到佳佑進到應用日文科,讓他的人生在轉彎處看見光。

佳佑在應用日文科得到人生第二個支撐,聽覺學習的他,發現自己在學習上沒有比別人差,發奮努力,日語能力飛快的進步,高二已通過日文 N2 檢定合格,被學校拿來當招生「扛棒」(招牌)。那時 Hans 跟太太還在操心他其他成績實在太差,研究是要讓他參加學校體操隊還是樂隊,怎麼走後門才比較容易畢業。後來佳佑推甄、跟日文教授全程日語對話,以「正取前十名」優異成績進文藻外語大學,大四獨自離家到日本溫泉飯店實習,大四上學期取得學期平均 95 分的高分,今年 6 月即將畢業。Hans 跟太太感慨萬千,小學始終倒數的他,人生中最好一次成績竟發生在他要離開學校的這一年。

心機老爸知道女兒「激不得」

當初陪女兒在校門口喝咖啡選學校,Hans 並未仔細思考她是否適合走這行。果然到了專三實習時,逸安就遇上卡關。逸安非常不適應護理系的學姊妹制度,說她不想當護士。Hans 深知女兒若被指導約束,會對學習有很大反彈,且她個性又好強,因此引導她先通過專業認定,結束後再做其他轉換。Hans 告訴她有兩種選擇:一是「放棄護理師國考」,但從此不管在哪個場合遇到學姐,都會被說「這個人當初是通不過考驗就離開的。」另個選擇是接受國考考驗,但「自己選擇不當」護理師。原本逸安一直想轉學,但是英文、化學全當光,被爸爸這麼一說,她下定決心選擇第二條路,每天熬夜讀書,專五畢業時國考一次就通過。後來她二技考上台北護理大學護理系,再插班轉入中山醫學大學職能治療系,進去後專攻「學習障礙」的領域,轉學生最後以第一名成績畢業。現在在桃園振生醫院擔任職能治療師,並且接了桃園八個國中小學校的職能巡迴治療工作,專門協助特教老師引導特殊兒。

「我們正向表列帶自己的孩子,他們如今再轉而正向回饋給社會,我們真的非常非常高興,」Hans 嘴角笑出一抹驕傲。

關於教養,Hans 夫妻是一次又一次的覺醒,貴人就是兩個孩子。他們夫妻在企業裡學的經營概念是,只要找到問題、就不難找到解決方案,可是面對自己的小孩、知道問題在哪,卻仍然手足無措。夫妻倆並不是都認同喝咖啡選學校的「浪漫」做法,比方佳佑的媽媽認為要多給壓力鞭策,小孩才不會無法無天;但實際狀況是,給了小孩壓力,表現只有從一變成二,再給一倍的壓力只跳到三。Hans 明白,再壓下去、小孩可能就要「溺水」了,只能找別的路走。

兩個小孩從小成績爛,改變了 Hans 很多價值,「因為我成績很好,變成我不了解功課不好是遇到什麼問題。如果他們不是這麼特別,我到現在還覺得,龜兔賽跑、勤能補拙是對的,多勤勞一點就一定趕得上別人,」Hans 語重心長的說,有些東西是先天障礙,必須要誠懇、誠實的面對它,如果粉飾太平,認為多花時間補習一下就好,會永遠卡在裡面繞不出來。

有障礙的孩子永遠有障礙,比方佳佑到現在還是不會認路,人沒有完美的,不要覺得他缺乏的就是不完美,要「正向表列」他,例如鼓勵他「怕什麼,現在有 google map,」Hans 賣的是冰淇淋,嘴裡說的卻更像「教養專家」。不過他再三提醒,不管一雙兒女後來發展如何,他的底限是有能力可以養他們一輩子;而且,他的教養方法無法讓其他家庭「複製貼上」,解決每一對親子的問題。

「當孩子還小,我擔負一部分教養責任,我期許要當有誠信、說話算話的爸爸,我也是一個願意聽孩子講話的爸爸,從小孩身上學到很多東西,」Hans 說,那些以前感覺棘手難解的問題,時間軸拉遠一點,好像也不是那麼困難了:「人生不就這樣,過不去的,吃兩球冰淇淋就好啦!」

--
資料來源:
http://www.msn.com/zh-tw/news/other/%E8 ... CID=MSNRIW
回覆文章

回到「親子教養」